迷色第九章

情色笑话 admin 暂无评论


直至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直照进房间内!

剌眼的阳光,把躺在睡床上,正在闭目养神的曹九,照耀浑身极不自在!

于事他便起床跑到了浴室去,畅快地洗了一个澡后,显得精神奕奕的返回睡房里。

他一边穿回那身发黄发臭的衣服,一边看着仍是赤条条地软瘫于大床上的秀慧!

她那张漂亮的面孔,已被一头凌乱不堪的秀发所遮盖了!

在那雪白的肉体上,佈满了一度又一度红红的指痕!

在那张开了的双腿中间,仍残留了大滩干涸了污秽物!

看到秀慧被自己干得如此不堪的模样?

曹九竟禁不住展现出一面猥亵的自满来。

在穿好衣服后,他还贪婪在地上拾起了昨夜从秀慧身上扯脱下来的衣物在下流地把玩嗅闻!

曹九在把秀慧那些衣物,通通都塞进那破旧的裤子里后,竟意犹未尽的向着大床上的她靠过去!

看他轻轻地向秀慧推了一把,发现到她竟已是昏迷不醒后,曹九又伸手到她身上抚摸起来!

曹九还淫笑地喃喃说道:「嘻嘻嘻,陈太太长得真漂亮!今后老子我可艳福不浅了!嘻嘻嘻!」

咧咀淫笑的曹九,临离去前,还要伸手在秀慧的一个乳房上摸弄几遍后,他才肆无忌惮的推开了房子的大门,抽抽裤子,展现出一派懒洋洋的样子后,才关上大门,缓缓地向山下跑去。

很快便在那清晨的山径上消失踪影了。

这时的坤叔,在昨夜在离开了秀慧家后,便怀着满肚子郁结,跑到了市区内的一所夜店,独个儿喝了一整夜的闷酒。

此时他才带着满身酒气地返回店子里去。

而正当他打开了店子的大门时,他已嗅得一阵令人作呕的汗臭气味,已从他身后扑来了。

坤叔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条令他感到极讨厌!

但又得无奈要面对的身影,已站立于他眼前了。

而这条臭气冲天的身影主人正是曹九来!

更令人倒胃的,就是曹九竟边用粗糙的手指,插进鼻腔里扣挖!

边看着坤叔发出诡异的笑容。

看到曹九,坤叔便不其然感到光火了!

于事他随即便破口大骂起来道:「妈的,你这老乞儿有风流快活不去!跑来我这里干吗?」曹

九又一面意气风发的驳斥道:「唏!没有赵老板的引领,我这老乞儿,又怎有风流快活的份儿啊?」坤叔随即又骂道:「妈的,你胡扯甚么?我引领你甚么?我没要你这无赖把那陈太太…」说到陈太太这三个字,坤叔登时便语塞起来了!

心虚的他,口中再也骂不出只字来。

而曹九则随即地说道:「唏!赵老板说话可要放干净点。是你先向那太太干过甚么?我便跟着干过甚么吧!说到无赖嘛?我们彼此、彼此吧!」曹九这番话,着实令坤叔没有半点再能驳斥的余地!

他只能低着头,默默不语。

而曹九又乘势的说道:「这事我看赵老板还是不要太张扬吧!我这老乞儿不打紧啊!但赵老板的声誉嘛,就不能受损了。」

曹九的说话并不是无道理!作贼心虚下,坤叔便一把将曹九先拉扯进店子里,待关上门后,才能感到较安心一点!

坤叔这时才开腔向曹九问道:

「那你老早跑来找我干甚?」曹九这时又再懒洋洋地说道:「风流,老子昨夜真的爽够了。赵老板果真识货!那太太真捧极!害得老子我,也要干上她一整夜呢!

嘻嘻嘻!」他接着又说道:「可是嘛,说到快活嘛?老子口袋里又缺钱!想去吃点好的,穿点好的也不行!你说我怎可快活呢?」

坤叔登时气结的说道:

「妈的,亏你还有面向我要钱?」曹九又说道:「呵呵!依我看那太太应不敢把这事告诉别人!但我这老乞儿嘛?口袋里缺钱便会不高兴!老子不高兴便会四处乱说话来!若给那太太老公回来后知道嘛?赵老板你说会发生甚么事啊?」

曹九的来意,分明就是要向坤叔勒索!

但碍于有把柄在曹九手上。

坤叔虽心感到不忿!

最终,亦只得无奈地跟曹九一起到银行去!

把自己辛劳赚取回来的积蓄,无条件的向曹九双手奉上。

曹九在接过坤叔手中钞票后,便马上跑到城里去真的快活了!

而坤叔在气上心头下,亦买了瓶酒,边大口大口的灌进肚子里,边东拐西拐的返回山上的老家去了!

在途经秀慧家门前时,坤叔却隐约听到一把女人的饮泣声,自秀慧家中传出来!

楚楚可怜的饮泣声传至耳中,令坤叔心里登时泛起阵阵愧对秀慧的歉疚!

但事而至此,如今坤叔亦得只有任人摆佈。

在内心百感交杂下,坤叔惟有把手中那瓶酒,一口气的痛快喝光后,返回家中,大醉于床上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曹九也一直没有再在村里出没!

而坤叔亦往往至深夜才返回家里去。

使得这条原本已人迹罕见的山径上,在入黑后就更显得僻静了。

但这夜,却有一男人身影,在漆黑一遍的山径上熟练地跑动着!

而且更渐渐地向着山岭上,那唯一有灯光透出的那房子逼近!

这山岭上那唯一的灯光,不但引来了数只灯蛾。

而且更引来了一头咀巴不停地溢出唾液的饿狼!

房子透出的灯火,亦正好显视房子内有人!

而这头饿狼,亦正是为要捕猎房子内的人而来!

独自在房子内的女主人,却不知危机已迫在眉睫!

从窗户外窥看,只看到她似刚用过膳?

正忙于收拾餐桌前的碗筷。

那窃伏在房子外的饿狼,正是曹九这头不节不扣的老色狼!

而房子内的女主人,当然就是秀慧这名漂亮迷人的少妇了!

曹九那佈满红红血管的眼睛,正从窗户外紧盯着秀慧的一举一动。

当秀慧收拾了碗筷,往进厨房里去清洗的时候,曹九已用熟练老方法,把秀慧的家门打开了!

只一瞬间,他已飞快地窜进了房子内,再重新再把大门关上了。

看曹九不动声色的,已躲到客厅中的一角。

可是秀慧还未及察觉!

毫无防避地返回客厅中,清洁着在用膳过后的餐桌。

细看她上身仅穿一件薄薄的浅黄色衬衫,下身则穿了一条及滕的白色伞裙。

而正当秀慧俯身在清洁餐桌的时候,她那浑圆的美臀,正透过那薄薄的裙子,在曹九眼前扭动起来!

引得本已欲念高涨的他,双眼直要喷出火燄般!

舌尖正不断地伸出舔弄着咀巴。

他体内的欲火,着实已再按禁不住了!

他这头饥渴极的淫狼,已飞快地从秀慧身后一扑而上!

两条强而有力的双臂,亦迅速的穿越秀慧腰际及颈项间将她紧紧地箝制着。

秀慧在大惊失色下,虽本能地作出反抗!

可是正当她想使劲地反抗时,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被对方紧抱至动弹不得了。

在大惊下,秀慧慌乱地叫喊道:「啊!谁啊?快放开我,救…晤!」她还来不及呼喊,咀巴已被曹九那粗糙的手掌掩盖着了。

这双粗糙的魔掌,与及自身后传来的烈汗臭气味,秀慧又起会忘记!

更何况,阵阵既熟悉,但却又令人毛骨悚然的沙哑淫笑声,已自她耳边响起来了!

这时曹九在制服了秀慧后,便淫笑地向着她说道:「嘻嘻嘻!陈太太想喊谁啊?要老子帮忙找人来吗?」

曹九在说话间,他那双手臂便使劲地收紧,还语带恐吓地向秀慧说道:

「你若再敢乱叫,老子便宰了你!」已被吓至热泪盈眶的秀慧,亦只有连连地点头!

而曹九除把紧抱她的双臂稍稍放松外,亦把掩着她咀巴的手放开。

这时秀慧随即又哀求道:「鸣…鸣,你想怎样啊?求…求你啊!放过我吧!」曹九又贴向她耳边淫笑地说道:「嘻嘻嘻!陈太太长得这么亮,老子又怎舍得放过啊!」

曹九的来意,实令秀慧又惊又怕得扭动身躯叫喊道:「啊!不要啊!求求你别这样啊!放开我啊!」秀慧的顽抗,已再度点燃了曹九那股充满欲火的兽性了!

于事他使劲便一把将秀慧的头颅按在餐桌上,连随更把她的一条臂膀使劲地扭向背部!

使得秀慧感到骨骼传来万分痛楚。

收起了嘻皮笑脸的曹九,更一面狰狞的向秀慧骂道:「臭货!你还敢在老子面前摆甚么臭架子?」

秀慧在剧痛下则不断求饶的叫道:「啊!好痛啊!求…求你,不要啊!好痛啊!」听到秀慧在痛楚下的哀求,曹九忽地温柔的说道:

「不想受苦?那你就得乖乖的依我吧!」接着曹九又紧紧地从后把秀慧抱起来淫笑地说道:「嘻嘻嘻!陈太太若乱叫嘛?那就要把其他人都一并引来了!嘻嘻嘻,这样嘛,陈太太的丑事,就要给所有人都知道了!要吗?你要人人都知道这事吗?」曹九的技俩果真凑效!

他这么一说,已把无知的秀慧吓至只懂得连连的摇头饮泣。

曹九见状,就更乘势的再说道:「若人家知道这事?他们会怎样看你啊?嘻嘻嘻,他们定会把你看成是一名贪图富贵,到处勾搭男人的荡妇!嘻嘻嘻,只要任何男人有钱,都可以来操死你这贱货!」

已欲火焚身的曹九,着实已被秀慧的顽抗而浪费太多时间了!眼看秀慧已给驯服下来了。

曹九那双手,已急不及待的开始在她身上肆意地抚摸起来了!

而鼻子亦紧贴向秀慧,使劲地嗅闻自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

他那双粗糙的手,更无赖得隔着衣物,一手握着秀慧的一个乳房使劲地搓揉,一手已撩起了她的裙子,一直抚摸至大腿的根部!

那无情的魔掌,一下子便隔着那层薄薄的内裤布料,向着那胀鼓鼓的阴户位置按压下去了!

曹九这时更一面淫笑的说道:「嘻嘻嘻,怎样啊陈太太?你也不想老公也知道这事吧?怎样啊?嘻嘻嘻,要我告诉给你老公知吗?要吗?嘻嘻嘻嘻!」

秀慧已被逼得只一面的哭着摇头说道:「喔…喔…求求你,呜…呜别…别这样啊!啊…啊…不…不要…不…啊…啊!」

而曹九则下流的说道:「嘻嘻嘻,陈太太口中说不要,但你那骚穴就越来越湿了!嘻嘻嘻!」

他忽地又一下子紧抱着秀慧说道:「嘿!陈太太的浪叫声,听到老子好舒服呢!来,让老子给你放浪的叫过够吧!」曹九在说话间,秀慧整个人,已被狠狠地按得俯伏到餐桌上!

此时客厅里,便随即响起了连串布料被撕破的声音!

秀慧身上那件浅黄色的衬衫,已在顷刻间被撕成吋碎的,一片片漂落到客厅的地上。

此时曹九的咀巴,已着急得如雨点般吻在秀慧那雪白肩背上!

手亦紧随地把她身上那件粉红色的胸罩解下来掉到地上。

看曹九一手把秀慧按压在餐桌上,另一手已焦急地为自己脱去身上那些又黄又臭的衣服。

顷刻间已变得赤条条的曹九,胯间那大肉棒已硬直地耸立着蓄势待发了!

在沉重急速的呼吸声下,曹九已一言不发的把秀慧搂抱起来!

那张大咀巴,亦开始在她白滑的颈项上,留下了数度湿滑的痕迹!

而曹九那双粗糙的魔掌,亦已穿越秀慧腋下,一下子把她两个雪白坚挺的乳房,紧紧的握在掌中使劲地搓揉着!

秀慧那幽香四溢,滑不留手的身体,已令曹九这头老色狼的欲火,再也按禁不住了!

看曹九一只手掌,已沿着那平坦光滑的小腹摸索而下!

而秀慧下身的裙子,亦马上被抽高至腰际间,露出内里所穿的粉红色小内裤!

那贪婪的手掌,竟一下子便插进了秀慧的内裤里,放肆地粗暴乱摸!

那粗糙的手掌,一时又按着那胀鼓鼓的阴户在搓揉!

一时又伸出了长满厚厚皮茧的指头,爬开了两片肥美的阴脣,探进那紧凑的肉缝内蠕动着!

而曹九更无赖地把那又粗又硬的大肉棒,抵住了秀慧那高高翘起的美臀上磨擦起来!

这时曹九又下流地淫笑着向秀慧说道:「嘻嘻嘻,陈太太那骚穴,又肥又嬾的,内里又紧水又多!嘻嘻嘻,老子的大屌肏进去,可真爽死呢!嘻嘻嘻!」

秀慧则不断饮泣着求饶道:「呜…呜…求…求你,别这样啊!放过我吧!不…不要啊!…啊…呀…呀!」

而曹九又说道:「嘻嘻嘻!晤……陈太太那里不是已经湿透了吗?嘿!你口中还扮作甚么说不要啊?嘿!你这他妈的臭货!待老子操死你!」

喜怒无常的变态曹九,又再一下子把秀慧按在餐桌上!手亦马上把秀慧的内裤粗暴地拉下!

一条双毛茸茸的腿,已穿进她双腿间,把她两条粉腿硬生生的张开来!

而曹九已提着那黑黝黝的粗大肉棒,向前猛然的挺进了!

在一度哀哭呼叫声,自秀慧口中喊出下,曹九的粗大肉棒,已噗哧一声地整根插进了她的阴道里去了!

而全身正透出烘烘欲火的曹九,亦随即双手紧按着秀慧的纤腰,展开了他那既疯狂又粗暴的抽插!

曹九这头老色狼,竟急色得就地便把秀慧奸淫起来!

沉重的呼吸声,正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声,登时在客厅里迂回激荡着!

在那被推撞得咯咯作响,像快要散开来似的餐桌下,散满着凌乱不堪的衣物。

一双污脏脚掌,正稳站于地台上,支撑着那长满卷曲短毛的的粗壮小腿,在急速摇摆着!

而另外两条白皙的玉腿,则被分得开开的,显得湾曲乏力地苦苦支撑着。

两只纤细的足踝,更不时被外来的力量,牵引得向前高高地翘起!

不时只能仅靠几根玉趾站立!

在一条纤幼的小腿上,一件粉红色的小内裤,仍挂在一边的腿湾之内在漂扬着!

此时房子之外,除有着从那窗户透出的仅余灯光外,在这寂静的山岭上,更可清彻地听到,秀慧那痛苦的呻吟叫声在响不绝耳!

划破漆黑的夜空。

转眼间已踏进深夜的时份了!

在这带漆黑寂静的山径上,理应是人迹罕见的?

但这夜却有一长得胖胖的熟悉身影,缓缓自山下而上!

而这人正是坤叔。

看他正手拿着一瓶酒,边行边往咀巴里灌下。

当他快要返抵家门的时候,他忽地整个人呆住,因在他家门邻近的另一所房子里,正传出了阵阵女人的呻吟叫声!

清彻地传进了他的耳鼓里,令他里足不前!

而坤叔当然知道,这把正在呻吟大作的女声主人是谁?

他亦清楚知道,邻近的那所房子内,正发生着何许的事情?

坤叔藉着几分酒意,胆子更大起来!

他竟蹑手蹑脚的,靠向邻近的那所房子,沿着传出声响的那扇窗户,悄悄地往内里探头窥看。

首先影入坤叔眼帘的,就是一具赤裸裸已被汗水沾染得发亮的雪白女体,于睡房里的大床上,骑在一男人的身上,不停地被上上下下的抛动着!

坤叔当然一眼便可认出,这具雪白女体的主人正是秀慧!

而在她胯下,正舒适地躺卧在睡床上的男人,手中正把玩臭闻着一件粉红色女装内裤!

从那身黝黑的皮肤,及那半秃得发亮的头顶,凭着这两项特徵,坤叔已可得知必定是曹九了。

看着身子不停地被抛动着的秀慧,口中更不断地吐出凄怨的呻吟声!

胸前一对雪白坚挺的乳房,亦被带动得有节奏地弹跳着!

而在这时,一直躺卧于睡床上的曹九,更忽地弯身而起!

拥着秀慧便来一记深深的湿吻!

在吻舔过一番后,曹九又轻托着秀慧的香腮,仍急速喘息着淫笑地说道:「嘎…嘎!嘻嘻嘻,对了,陈太太这样子才够骚啊!嘻嘻,嘎…嘎…嘎!」

曹九这时又伸手抓着秀慧两个乳房使劲地搓揉着说道:「嘻嘻嘻!陈太太这两个奶子,搓在老子手中真爽呢!嘎…嘎!老子爱死你了!嘻嘻嘻!」曹九边向秀慧说着脏话,边而奋力地挺腰抽送的同时,他那双淫眼,亦紧盯着一脸痛苦难受表情的秀慧!

曹九还下流得伸出数根指头,向着秀慧胸前两颗粉嫩的小乳头使劲地捏弄着!

看着在床上拥着秀慧拼命地猛干的曹九,一时又来一记深吻,一时又兴奋得把秀慧紧抱入怀!

在那阵阵沙哑的淫笑声下,可怜秀慧在曹九身上,更惨被抽插挺送得不断抛动跌荡过不停。

房间里的剌热淫欲情景,令窃伏在房子窗前窥看着的坤叔,禁不住被气得牙痒痒的,一方面可恨那温柔香被这卑鄙的曹九夺去!

而另一方面,却又因看到娇美的秀慧正被曹九蹂躏得死去活来,而内心涌现出一股内疚!

阵阵愧对秀慧的歉意悠然而生,坤叔此时实在已不忍在看下去了。

看他举起瓶子,便往喉头里猛灌而下,东拐西拐的,便返回自己的家门去。

已烂醉如泥的坤叔,一下子便倒在睡床上,一口便把瓶子里的酒喝光!

就在醉昏前,口中还喃喃地骂道:「嘿!妈的死老乞儿!真该死的,给他占进了便宜!嘿!看…看你他妈的还能…能快活得多久?」坤叔说毕,便倒在睡床上,泥醉得呼呼大睡了。

在两天后的一个傍晚,坤叔正独自在店子里忙着收拾东西,正准备把店子关上。

而就在这时,一张令他感到极讨厌的面孔,却又再次出现在他跟前。

坤叔看到眼前的曹九,虽换上了一身较平日簇新的衣服,但他那赋一向不修边幅的模样,却不能令人感到他洁净、光鲜了一点。

一身黝黑的肤色、佈满着油光,粘着几根稀发的半秃头颅、那些细短鬍子、仍然佈满在那阔大的咀巴四周!

加上一张长得极丑陋的面孔、与及那发出阵阵难闻气味的身体!

却显得曹九依旧是污脏不堪!

坤叔当然知道,曹九又跑来向自己诈取金钱了!

但坤叔却奇怪地显得平静。

过往曹九跑来找他要钱,他例必会破口大骂一番的!

但这趟,坤叔却竟一言不发,一叠厚厚的钞票,便主动递到曹九的跟前。

曹九虽感到有点意外,但看着眼前这叠钞票,小说也有数万元之钜!

可吸引得他双眼发亮了!

贪得无厌的曹九,竟想也不想便把所有钞票全数收取下来。

钞票的魔力,已令曹九完全忘却一切了。

这时坤叔才开腔说道:「这个月头就只有这么多了!再多我也没有了!」

而曹九则一脸喜悦的答道:「嘻嘻,赵老板可放心吧!这些日子,我保证不会再来找你麻烦的。」

看着曹九把钞票塞进口袋里后,坤叔又说道:「收了钱便快滚吧!我还有事要赶着去办!」

曹九怀着一脸贪婪喜悦,在收下钞票后,亦不想跟再作坤叔纠缠了。

于事他亦赶快的离去了。

待曹九离去后,坤叔便马上放下手上工作,走出店子前,看着曹九的背影,沿着山上而远去了。

这时坤叔看着曹九的背影,面容忽地显得诡异起来!

看他匆匆拜託了离近店铺的老板,帮忙看守着自己的店子后,他竟紧跟随着曹九离去的方向,急步地追赶而去。

傍晚的山径上,已开始显得颇为阴暗了。

但对于曹九,这山径算是再昏暗至漆黑一遍,他亦一样熟悉得可如白天般走动。

相反紧随其后的坤叔,却追赶得甚感吃力!

但他仍牙龈紧咬,虽气喘如牛,却仍死命地远远从后跟随着曹九。

这时的曹九,顷刻间便已来到一所搭建在山僻远山岭上的破旧房子之前停下来了。

而一直沿途跟踪着的坤叔,亦飞快地躲到草丛间,免得被曹九发现!

当看着曹九进入了那破旧房子后,他便马上蹑手蹑脚的,向着那房子靠过去。

此时在那所破旧房子里,已亮起了微弱的灯光来。

而坤叔亦找到了一扇窗户后,便马上靠近窥探内里的一切。

这所细小而破旧的房子,便是曹九的住处了。

房子内的杂物不但堆积如山。

凌乱不堪之余,更发出阵阵令人欲呕的臭气!

但坤叔已顾不下这么多了!

他只好掩着鼻子,双眼却一直紧盯着曹九在房子内的一举一动。

而坤叔此时则注视到,曹九这时已在床沿下,拉出了一破旧的皮箱来!

而当他把皮箱打开后,更差点儿把坤叔吓得大叫了出来!

在那破旧的皮箱里,竟存放着一笔为数可观的钞票!

曹九那里来忽地变得这么富有?

坤叔当然心知肚明。

他这些钞票,全都是曹九由自己身上敲诈回来的!

但坤叔却意想不到?

曹九竟然并没有把这些不义之财花光,而且更把钞票储藏起来。

看着曹九,把刚才从自己身上取过来的钞票,大部份也都放到那皮箱里去后,在窗前窥视着的坤叔,面上亦禁不住展现出一阵狡猾的冷笑!

待曹九把那皮箱放回原处后,坤叔忽然似有所决策般?

马上便急步沿着山路离去了。

而这时的曹九,把剩下来的钞票放回口袋里后,便再度离开房子,直往山下跑去了。

这夜曹九可谓心情大好!

穿上了簇新的衣服,口袋里又有了钞票!

他便跑到了村里,找家食店开怀地大嚼起来了。

在饱餐一顿过后,曹九走出了食店外,仍是满咀粘着油光的他,已一面写意地边抽着香烟,边向着一些走在街上的年轻女子,上下打亮起来了!

饱暖思淫欲,如今正好来形容曹九这头老色狼了。

色心大起的他,当然便会想起了已成自己笼中之鸟的秀慧来!

曹九淫念一动,便马上沿着秀慧那所位于山岭上房子跑去了。

在入夜后的阴暗山路上,顷刻间曹九已熟练的跑到了秀慧的家门前了。

在周遭漆黑一遍的山岭上,依旧就只有秀慧那家房子,才会透出灯光来!

曹九在鬼鬼祟祟于房子的窗户前窥看一番后,他便走到大门前,只看他双手动两动,秀慧家那扇本已琐上的大门,已给他熟练地打开了!

而曹九亦飞快地窜进了秀慧的家中了。

不消一会,阵阵沙哑的淫笑声、与及女人的凄怨呼叫声,便又再一次自这所在山岭上唯一仍透出灯光的房子内传出来!

而在房子不远处的草丛内,正有一长得肥肥胖胖的身影,缓缓地向着房子靠过来!

而这身影的主人,正是坤叔。

这夜的他,打从开始便一直跟踪着曹九了。

他要跑来向秀慧侵犯!

坤叔当然亦闻风而来吧。

看坤叔已靠近了房间里的窗户前,偷窥着内里正发生的一切。

触目所见,上身已呈赤裸的秀慧,已被按倒在睡床上了!

而同样赤着膊的曹九,正疯狂地吻舔着秀慧胸前的一对雪白的乳房!

一只粗糙的手掌,亦已撩进了她的裙子内肆意的摸弄起来。

接着曹九更淫笑的向秀慧说道:「嘻嘻嘻!陈太太下面那骚穴,真的又肥又嫩又多汁呢!嘻嘻嘻,快来让老子好好的嚐一嚐!」

曹九语声方落,秀慧所穿的白色内裤,已给他从那米色的裙子内,硬生生地扯脱下来了!

而曹九还下流得在阵阵淫笑下,把那条小内裤递到鼻子间里嗅闻!

另一只手,亦连随把秀慧的裙子抽起后,更粗暴地把她两条粉腿使劲地张开来!

坤叔看着曹九那稀发散乱,油光闪闪的秃头,已二话不说的,斗大的半秃头颅,便一下子埋向秀慧双腿间,疯狂摆动吻舔起来了!

而秀慧则只懂一直掩着面,在不断的痛哭呻吟着!

坤叔当然并非只来偷窥曹九如何把秀慧淫辱吧!

狡猾的他,当然是另有图谋的了。

正当曹九浸淫在淫辱秀慧的同时,坤叔已向着山上,摸黑前进了。

几经艰辛,坤叔才气急败坏地来到曹九那所破旧的房子前。

稍作歇息后,坤叔便取出了一件小工具,用上跟曹九一模一样的手法,把房子的大门打开后,他便小心翼翼地摸进内,找上曹九那张发臭的睡床后,便从床沿下把刚才所窥看到那个破旧皮箱取出。

坤叔把皮箱打开后,内里果然是盛满了钞票!

他几可认定,曹九这些钞票,是从自己身上敲诈所得的。

坤叔整夜跟踪着曹九,目的就是找一个合适时机,夺回这些钞票。

失去了的东西,现又再次回到自己的手上来,坤叔当然大喜!

更河况这些钞票是他多年来辛苦赚取回来的积蓄。

坤叔高兴之余,冷哼一声,便提起那破旧皮箱,马上逃离曹九那所破旧房子了。

他提着那皮箱,静悄悄地摸黑返回家中!

经续一点算后,坤叔才发现,曹九竟已从他身上诈取了数十万元之多!

除钞票外,一些从警局寄给秀慧的信件,都通通给他偷去藏起来。

坤叔把钞票和信件,转到一个簇新的袋子里后,冷哼一声,便把那破旧的皮箱掉过一旁了。

坤叔深知,曹九这人亦非善类!

一但给他发现是自己偷偷取回钞票,定必会找他麻烦的!

但他这趟似空有成竹?

看他拿了一瓶酒,边喝着,边把家中窗户打开,坐到窗前,阵阵女人的呻吟声,仍隐约从邻近的那所透着灯光的房子内传进他的耳根里。

接着的一整天,坤叔的店子,亦没有开门盈业!

人当然没有在村里出没。

而曹九亦因口袋里有钞票,在向秀慧发泄过一整夜的兽欲后,便跑到了别处去找些消遣!

直至傍晚时份,他花光了身上钞票后,才返回村内。

正当曹九感到肚子饿了,但他这时才发现,身上已再没余钱吃东西了!

于事他便跑回家中,想到要再取钱钞票后,才返回村里的食店饱餐。

但他竟万料不到,在那破旧房子里藏着的大量钞票,已不翼而飞了!

又急又怒的曹九,在家中翻箱倒笼,找了一遍又一遍后,仍找不着藏着钞票的旧皮箱。

曹九在一片茫然之时,忽地想起当日坤叔当日递上钞票时的模样,不禁怀疑起他上来!

于事他便马上跑到坤叔家中看过究竟?

那知跑到坤叔家中,任凭他使尽气力的打门,也只是吃着闭门羹!

但当他从窗外往房子里察看后,除看到房子内已变得空空如也外,就只看到自己那个破旧的皮箱,内里已变得空荡荡的被翻过一旁!

一阵怒意便涌上心头了!

曹九做梦也没想到,坤叔竟来一记暗度陈仓!

曹九在盛怒下,便一口气的往山下狂奔,冲着坤叔的店子而去。

而刚考,坤叔此时正从店子里收拾着一些东西。

看样子,他好像要远行了。

坤叔这头狡猾的老狐狸,他深知自己有把柄在曹九手上。

不想法子,积蓄早晚亦会给曹九这贪得无厌的小人完全敲诈掉!

于事他便想到,先行把店子卖给了别人。

再想办法从曹九身上,取回多小便多小!

接着便乘夜溜之大吉。

这样一来,因自己一时好色,而施计奸污了秀慧一事,若真的给闹大了?

要追究的话?

他亦老早已逃之夭夭了!

而二来更可避免再受到曹九的敲诈。

坤叔的如意算盘,自以为已算得天衣无缝了!

而就再他收拾好店子里的琐碎事项,正准备把店子关上后离开之际,怒气冲冲的曹九,亦于这时毅然站在他那店子之前了。

带着一面阴沉气色的曹九,却特然开腔地向坤叔说道:

「赵老板,怎么了?

要远行吗?」而坤叔在深知不妙下,神色慌张的说道:「呸!我…我要去那里?难度要…要你批准吗?」

曹九又冷笑地说道:「我看赵老板不是有远行吧!是干了些没面见人的亏心事。害怕得要逃吧!」曹九的说话,令坤叔也怒了!

他随即反驳道:「妈的,论到干了亏心事,你这老乞儿还干得小吗?」你一言,我一语的,已令曹九感到极不耐烦了!

他随即说道:

「快把钱还给我,否则老子便要你没好过!」坤叔又诈作不知情的说道:「甚么钱啊!我不是已给了你很多吗?」曹九这时已按禁不住怒火了!

他一把冲进店子里,便抓着坤叔说道:「干你娘,老赵!看你还敢在老子面前耍把戏吗?老子的钱在那里?」曹九动粗了,坤叔亦不示弱,他推开了曹九后,便说道:

「妈的,甚么你的钱?钱全是我的,你爷爷我一个钱也不会给你这老乞儿的!快滚吧!」在那细小的店子里,双方越是对骂,便越见愤怒了!

曹九在怒意难消之下,竟忽地向坤叔挥拳!

坤叔虽来不及防范,但中拳后亦马上向曹九还以颜色!

两人就这样,在店子内动粗扭打起来了!

打斗的响声,更惊动了街上的人群围观起来!

而店子内,坤叔倚着肥胖沉重的身躯,对着个子较矮小的曹九,已渐渐占上风了!

而曹九眼看已不敌坤叔,一怒之下,便随手拿起了一柄锉刀,向着坤叔肥胖的腰腹间猛然地剌下去!

坤叔登时感腰腹剧痛地退开。

但曹九却得势不饶人,猛然扑向坤叔,手中的锉刀便连番向着坤叔胸腹间狂剌了数记!

像发疯了的曹九,正至一阵鲜血洒到面上来后,他才猛然醒悟,自己闯出了大祸来了!

看着已满身鲜血软瘫倒地的坤叔,曹九呆了一呆后,便弃下那柄凶器,马上想拔足往店外狂奔!

但街上围观的人群,在看见曹九行凶后,都纷纷把曹九围堵起来。

不让他逃脱!

曹九在几经推撞后,终使出蛮劲,把人群撞开,向着另一边的山岭上狂奔而去。

而街上的目击这事的村民,一时群情汹涌的,一些已马上去找警察!

一些年轻的村民,更是随手拿起街上的杂物,便追打着曹九起来!

而刚考这时,秀慧正买了些东西回来!

当他途经坤叔的店子门前,马上吓得惊叫起来!

手上的东西,亦吓得全掉到地上了。

在店子内的坤叔,正满身鲜血,奄奄一息地倒卧于大摊血泊之中!

看到坤叔这样子,一向品性纯良的秀慧,竟不顾坤叔之前向他干过了甚么?

赶快跑进店子里,察看坤叔的情况。

秀慧的不顾前嫌,不禁令已奄奄一息的坤叔更感到内疚!

接着他气弱柔丝地向她说道:「陈太…太,坤…坤叔对…对不起你…你了!快…快回到…回到…家里去,取…取那…那个袋子!内…内里的东…东西,全…全是送给你…你的!坤…坤叔…对…对不…起你…你了!快…快…去!」坤叔说罢,便昏倒在血泊当中了!

秀慧虽在一片茫然下,呆了一呆后,便马上冲出店子,向着山上的家里跑去了!

当秀慧返抵家中后,却真的发现一个簇新的袋子,正安放睡房的门前。

但她并没有马上打开袋子,看看内里盛着的是甚么东西?

她只管拿起那个袋子,便再度跑回山下去。

秀慧只一心想到要把那袋子交回给坤叔!

可是,当她再跑回店子里的时候,那店子已给大队警察封锁了!

而当她探头察看店内情况时,吓然已看到,坤叔的身体,已盖上了一层白布了!

在现场听到村民所说,在医生赶到之前,坤叔已因失血太多,一命呜呼了!

看着坤叔的尸首被抬离现场,秀慧只懂紧抱着那袋子,呆立地目送坤叔的尸体,从他那小店里被抬离。

人之将死,其行也善。

坤叔在他临终前,为他向秀慧所干过的各种事而作出了最后的道歉。

而经历了这巨变的秀慧,她回到家里后,才打开了袋子察看内里的东西。

她除发现了数十万元的钞票外,还有坤叔遇害前,所写下交给她的一封道歉信。

信中的内容,除道出了坤叔对她所干的事前因后果外,更道出坤叔的内疚歉意,他更准备把那数十万元的钞票,全都送给了秀慧后,便会离开这里!

希望可为自己对她干过的事作出点点的补偿。

看到此,秀慧这时真的可谓百惑交杂了!

坤叔虽在之前把她弄醉后,夺去了她清白之躯!

还三番四次的向她作出侵犯。

而且及后更因此而落入曹九手中,令她身心、肉体也受尽了此生想也重没有想过的可怕屈辱。

但对于秀慧来说,原谅或不原谅过坤叔?

相信亦再不重要了。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