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学区房忍辱代孕的妻子第四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栋漆黑的大屋内,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只有一个房间隐约透着光,当我走到那扇房间的门口推开房门时,已然发现妻子守贞正像小狗似得跪趴在床上,她全身赤裸着,双手被丝袜反绑,被身后看不清面目的男人狠狠地干着,插着。妻子雪白的肉体和身后黝黑粗糙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激烈的肉体碰撞声不绝于耳……

「守贞!」我大叫起来,「别怕,我来救你!」

「不!不要过来!」妻子眼睛里含着泪花制止我道,「老公,为了我们的孩子,你要忍耐啊……我只出卖了自己的肉体,但没有被夺走心,我永远是你的!」

他身后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彷佛笑了,更加大了力道插着妻子的嫩穴,他自顾自地说着:「守贞,给我生个孩子吧,生完孩子,你的子宫,你的身体,你的灵魂,就都是会是我的。」说完,那扇门居然慢慢地关上了,我想阻止,可身体彷佛石化了似得动弹不得。

「老公,等着我回家,我的心还是你的……」妻子的脸埋进了枕头里,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不,不要走,守贞,我们不做代孕了,钱我也不要了,我不要你走,我不要!我不要!不要……」我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可声音却渐渐地变小,直到门彻底关上,再也看不到他们的动作,只有门后妻子冲天般的叫床声诉说着她此刻的状况。

「啊……」妻子发出了销魂蚀骨的淫叫,这叫声我再熟悉不过了,只有当守贞达到高潮时,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守贞!……」呼啦,我掀开了被子惊醒了,窗外稀稀拉拉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呼……是个噩梦。我长出了一口气,额头背后上全是汗,把睡衣都浸湿了。我重新倒在床头,并习惯性的翻了个身把手往床的另一半甩去,却发现另一边居然空空荡荡的。

守贞不见了。对,这一切……这都不是梦。

4天前守贞把女儿送回了老家,对家人谎称找到了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长期驻外,老人知道我们夫妻俩正在为一套学区房在奋斗,答应会好好照料圆圆。安顿好心头肉的守贞即刻就入驻到了王家,正式成为了他们家的代孕妻子。

根据合同,妻子只能每周1次回来探望我或女儿,今天正是守贞做代孕后第一次回家的日子,想到前几个晚上,自己的结发妻子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而她的原配丈夫却只能独守空房时,自卑,懊恼,不安的心情就如决堤的水坝一样一股脑儿的喷涌而出。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给妻子的手机打电话,可每次听到的都是一阵阵的忙音,昨天起那边干脆关机了。妻子真的好像已经不属于我了。

「呼轰……呼轰……」从楼下传来了保时捷轿车特殊的引擎回转声,我知道这是王京贵送我妻子回家了,他还真够体贴的。接着,我听着高跟鞋踩在水泥阶梯上的声音越来越近,守贞要回家了。我所有的心结也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全部释放,像个小孩子似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向她把她抱在怀里。

「老公……」妻子的眼泪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就滚落了下来,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没有言语,没有安抚,我就是那么让她任由在我怀里哭泣着,用眼泪打湿了我的袖子。在我怀里的守贞是那样的柔弱无助,楚楚可怜。她还是穿着离家前的那套简单的米色套装,只是看起来有些疲倦。

良久她才开口问道:「 老公……我好怕……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想到妻子现在的境遇有一半原因是由于我造成的,如果我能争气一点,如果我能把那个项目拿下,如果我那时在犹豫哪怕一点点的话……我吻着她还未干的泪痕,告诉她这辈子就只要她一个女人了。

听完我这句话,她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我关切的询问她是不是在王家受了什么委屈,妻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后说,其实王家夫妇对她很好,在那里她几乎从没有干过家务,也从没有闻过油烟。吃的喝的全是最干净,最有营养的,王太太还积极的让守贞跟着她做瑜伽和健身操,他们要让守贞的身体时刻保持在最佳状态。

「他们严格控制着我的饮食,起居,几点起床,几点睡觉,几点……那个。今天吃什么喝什么,都由他们管理。我觉得,我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算一个人,像个宠物,一个有钱人家的宠物。」

其实我心里早就明白,那些富人们搞得有点过头强迫症。

我吻着她的额头,一股冲动从下体直窜脑门,我一把搂住守贞的细腰,另一只手从她的小腿处插入,将她柔若无骨的身子轻易的抱了起来直奔卧室。已经有一周时间没和妻子亲热了,但我感觉就像隔了一年那么久。守贞没有拒绝,她闭着眼享受着与我的舌吻,当我把手探入她的裙底时,却摸到了里面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不顾守贞的反对掀起她的裙子,看到她的下体套了一条黑色的贞操裤,这个奇形怪状的短裤两边还各有一把精致的小锁。

王京贵,这个50多岁的老男人的占有欲居然如此的强烈,就连妻子回家探望亲人都不忘记给她上一道保险。妻子说,姓王的怕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把持不住自己,就强硬的给她穿上了贞操裤,而且这种裤子越拽勒的越紧,我看到妻子的盆骨边的皮肤已经被拉出红色的道子,就不敢再鲁莽行事。

「叭叭叭!」楼下传来保时捷喇叭的催促声,王京贵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本来以为妻子至少会在这里过夜,没想到她只能在这里待2、3个小时,妻子说,穿上贞操裤的她都没法上厕所,所以她必须尽快回去。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愧疚,似乎在乞求我的原谅,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隐隐约约的蒙上了一层泪光,彷佛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还有很多问题我还来不及问,还有很多事情我还想对守贞诉说,楼下接二连三的喇叭声把原本应该属于我的妻子给抢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徘徊。

我迫不及待的冲到楼道里,从窗口向下望去。妻子正拉开一部红色跑车的车门,只见她整理着头发,又不停的对车里的人点头鞠躬,那样子不像是对夫妻,倒像是阶级关系分明的主仆,看的我气不打一处来。

但更可气的事还有呢……

一个阴雨天的晚上,百无聊赖的我正看着抗日神剧,临近晚上11点时,我刚想洗漱准备上床睡觉,电话却响了,是妻子打过来的,她说晚上想住在我这里,我当然是欣喜若狂的答应了。

在经过长达20分钟焦急的等待后,我家的门铃终于被按响了。我迫不及待的开门,却发现了王京贵站在我家门口。他脸色微红,身上冒着酒气,西装的肩部上全是雨点,「你好,欧阳先生。」

随后,站在她身后的守贞走过来对我说:「王哥今天喝了一点酒,不方便开车,所以我们就开到最近的这里了。」

「这个……。」我没料到这个男人会来,更不想让妻子把其他男人带回家,于是拉过妻子小声对她说:「万一让邻居看见怎么办?」他们说晚上是打车过来的,我见已经没有退路,就只好同意他们进门。

「嗝!哦……」王京贵打了一个酒嗝。显然,他确实是喝了点酒,全身还散发出一股酸臭味,他说是因为刚才去迪吧跳舞所以甩了一身的汗。当下老婆就让我们快点去洗个澡。我习惯睡前洗澡,所以我们两个男的就先去洗了。

和男性挤在浴室冲澡,上一次还是大学时的事呢。两个男人在一起,话题无可避免的会谈到女人,终于我忍不住向他问道:「你和守贞……每天都会做爱吗?」

姓王的一点不避讳,他反而很自豪的炫耀起来:「那当然!每天不肏她个3,5遍,我都不想睡觉。」

听他这么说着,我心里便有股难以言喻的滋味。我偷偷观察起他的身材,褪去西装革履的他露出和粗糙发黄的皮肤,上肢肩部肌肉线条分明,但肚子却堆满了脂肪,是有钱人标志性的啤酒肚。而最特别的是他胯下的巨物,又长又粗,饱满的紫红色的龟头剥露在外面,随着他的走动还一甩一甩的,惊人的尺寸让我自愧不如。我于是便想像他这具庞大粗糙的躯体压在守贞柔美洁白的身体上,粗大有力的鸡巴一下下的插进她小穴时的样子……

轮到守贞去沐浴时,我就和王京贵坐在沙发上聊天,期间他不断称赞守贞的美貌和聪慧。就在听到守贞走出浴室的声音后,王京贵就闪电般的冲进了浴室,把守贞抱进了属于我跟妻子的卧房。

「哒」一声,他把房门反锁了,妻子的声音在里面传来:「你做什么?我老公……他还在外面呢。」

「小老婆,第一次在自己家里被其他男人上吧,是不是觉得特刺激?」他大言不惭的说道。随后里面就传出了打闹嬉戏的声音,彷佛我根本不存在似的。

我怒从心中起,大胆的敲了敲房门,却是王京贵探出头来,用略带醉意的口气让我去帮他买灌装咖啡。顺着门缝看去。守贞半躺在床上,我看到她满脸通红,原本扎着的头发也披散了下来,睡衣的钮子已经解掉了一半,下半身居然只穿着一条蕾丝边的小内裤,可我不记得给她买过这么性感的内衣。

我发现妻子的俏脸上写满了紧张和兴奋,我不是傻子,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他们只是找个理由来打发我而已,好吧,就跑楼下买罐咖啡的时间,我看你们能干出什么事。

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了两条街,买完了咖啡后又一刻不停的返回了小区。算了一下,还不超过10分钟。当我回来时,就听到卧室里就传出了妻子淡淡的呻吟。

妻子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还喘着粗气,显然是她故意压低了嗓子,不想太刺激我。又是一阵沉默后,妻子「呀……」的发出一声尖叫,伴随而来的,是连续的肉体碰撞声。妻子的叫床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诱人,可想而知她此刻有多么的销魂。

我的心中五味翻腾,受到妻子的影响也开始喘起了气,自己明媒正娶,如花美眷的妻子,此刻竟然在孕育爱情的婚床上,和另一个男人猛烈的交合着。我气的一头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把头转向卧室门口,发现从底下门缝漏出灿白的光线,妻子和我结婚近6年,每每行周公之礼时都坚决不让我开灯,如今妻子却愿意将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展露开。

大约30分钟后,卧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我发出鼾声假装已经酣睡过去,眼角却一直偷偷的观察门口的动静。只见王京贵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躺着的沙发前的茶几边,抽了几张纸巾擦拭着还滴着精液的龟头。妻子厚重的喘息声也从卧室中传出。

王京贵清理完了鸡巴,又马不停蹄的回到卧室了,门还没关上,就听他说:「没事的,他已经睡了。」接着,初战告捷的两人开始说着床头话:

「你……别再这样了好吗?我已经很对不起我老公了。」

「呵呵,我就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子。小老婆,我又想要了。」

「可你不是刚刚才……你身体吃得消吗?」

「放心吧,小老婆,来,你先帮我吹硬了……」

接着,我就在妻子甜美诱人的叫床声,王京贵粗壮的喘气声,以及他们下体的碰撞声中,度过了忐忑不安的一晚。整个晚上,我都努力用手,用枕头,用毛毯捂住自己的头和耳朵,可下体却还是不争气的翘的老高……直到我悄悄地把手伸进裤子打起手枪,最后射了满裤子的精液后,才沉沉地睡去。

不知道是不是王京贵发现了这个乐趣,后来他向我主动提出,可以在每周的那一天让守贞留在我家过夜,但前提是他必须全程「陪护」,而且晚上守贞必须和他睡一起。强烈的相思之苦冲昏了我的头脑,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只要能让我看到守贞就行。

随后的几周时间里,劳累了一天后的我又会想起妻子美丽的脸庞和她少女般亭亭玉立又不失少妇风韵的身体,在其他的每个孤独的夜晚,我会叫着她的名字一遍遍地醒来,我会想着她的样子一次次的手淫……

为了能多见她几面,我强忍住心中的酸楚允许王京贵占领曾经只属于我和守贞的爱巢。在自己的家里,我第一次看到他们拥抱,第一次看到他们接吻,第一次看着王京贵粗糙的大手伸进妻子衣服里爱抚她曾经哺育圆圆的乳房,看着妻子满脸羞愧却又欲拒还迎的复杂表情,我的心就像刀绞般的痛苦。

这股心酸和痛苦的心情到了晚上就变得更加难以抑制。我清楚记得第一次听到从卧室传来妻子美妙的呻吟声时,自己咬牙攥紧拳头涌现出的愤怒,我不止一次的从厨房摸着菜刀想冲进卧室把姓王的子孙根给剁个稀巴烂。可是我没有,因为银行账户的余额显示,王夫妇确实遵守了约定,在签订代孕契约的第二天就把10万打进了我的银行卡。如果我不遵守约定,那么妻子的付出,几十万的巨款,圆圆的未来,还有我先前的忍耐都将作废……

于是,我只能一次次的用手淫的方式去麻醉自己。特别是当我看到王京贵在黑暗中挺着雄壮的阴茎走出卧室喝水时,那耀武扬威的步伐透着那么一股自信和霸气。我偷偷看着那沾满妻子淫水的大家伙,一想到妻子美妙的叫声都是源自它的抽插时,就不断地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窝火。

没事的,只要妻子早一天怀孕,那么他就能少插妻子一天,我这样想着,在纸巾里再一次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