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谁与你做爱 第九十五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你……你刚说什么?我……我和谁都是一样?”我依然一身赤裸裸的站在浴室的门前,一脸震惊地扑到她面前,然后再一次向她来个贴身的拥抱。然而,她一看见我,她就急急的推开了我的双手,脸色有点娇羞,有点脸红心跳,呼吸也有点急促了。

“和……和……”迷迷糊糊之中,彷佛听见她支支吾吾地作声,但喉咙好像有血东西哽在里头,久久不能开口说话似的。

此时此刻,身体与身体之间的摩擦也不至于心灵之间彼此的猜疑这么的沉浮不定,片刻,我两手紧抱着她柔滑白皙的背面,连呼吸喘声也显然急促起来了。

我顿时忍不住心灵上的煎炸折磨,依然紧紧地抱着她的身体,喉头颤动地嚷着说:“你还不快点从实招来?威强到底对你干过什么来?”

“他……他……”馨妮刹时向眼底下的男人肩膀垂下头去,一掩脸,她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了。

“你就向我坦白说吧,我会好好呵护你一辈子的,是不是他当初欺负奚落过你?”我抱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情绪,汗水猛流,血管猛涨,甚至连我的声调也不禁颤了起来。

馨妮听见身前的男人如此说话,眼前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了,她心里默默回想到以往一段毕生难忘的噩梦,彷佛心如刀割的记忆片段,又像似一场鬼哭狼嚎的豪雨,直向她眼里洒来,续而,“俊龙”这个毛骨悚然的大名再次从内心底下浮于脑袋门前,只一瞬,她冷不防地拉回自己的眼神,眼神不济地几乎狠狠推开着身前男人的怀抱。

转瞬间,她忽地从我的肩膀上抽起身子,眼珠不停地打转不定,半晌,她最终一眼情深地凝视我的脸庞说:“我……我真的没事了。其实也是以前发生过的往事而已,小事一桩也实在不宜再提,况且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什……什么没事?我要你坦白交代你和威强之间的感情以及当中的来龙去脉。为什么你说他曾经辜负过你?你们之间又到底发生过什么秘密大事呢?”我一口气连续问了好几道问题,嗓子也显得颤抖跳声了。

“哪有什么秘密大事?你以为现在是在演戏吗?哪来这么多的秘密?”馨妮的声音抖动。

“那你的第一次是不是当初给了他?我是指你上下面的第一次。”我终于忍无可忍了,脑子里的种种疑问也彷佛在体内心脏的肉皮上逐片逐片地割着下来,接着意外地冲口而出。

“我……”她两眼激动地睁开,惭愧地咬着唇。

“快说!”然后,我震怒地再问:“你不说,我就立即搁下聘请威强这回事了!”

“啊!千万不可!”她内心焦急,血液沸腾,挂在眼眶里的泪珠还不停地打滚着,直嚷说:“如果你也不帮他的话,那他的人生事业岂不是变得一无是处的了?”

她的话惊落,我整个人完完全全错愕地呆住了。其实看见自己的妻子如此情深关怀她的旧情人,我的心跳及喘气声不知怎地显得起起落落,不上不下般的气息。然而,隐藏在我脑袋深处的潜意识却硬生生地翻涌起一阵莫明其妙的思绪,然后心想着,从今开始眼前这个妻子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她并不是属于我一个人拥有的,而是属于她的旧情人、她真正的爱人──威强独自享用的!

而身为她合法丈夫的我却只能待在身旁,亲眼目睹他俩含情脉脉地牵着手,默默聚合欢送她们俩步入教堂,看见她们一步一步迈向一间神圣的教堂去行礼,我的脸却假装笑得开怀,但是心底下竟然是淌着血泪,真是他妈的变态!

彷佛灵魂出窍似的呆在原地,期待和亢奋的情绪渐渐侵袭我脑袋四周围,不到半晌,自己的眼眶也不自禁的热了起来,身体也感受到大大的震动,光溜溜的身子也刹时产生了一种怪异无常的现象,原是垂头丧气的肉棒,如今却格外硬勃了起来,就像当年关公举刀杀敌般的凶悍气息。

“是……”馨妮整颗心灵彷佛倾间给烃化掉了,哑口无言,恍惚了片刻才能开口沉说:“当时已经给了他……”

“那你当初为何要骗我?说是你自己年轻时体操用力太多,所以洞房的时候才没有出血的迹像。你……你还瞒得我好辛苦啊!”我猛地一震,厉声喝了一声说。

“我……我也是害怕你会嫌弃我,所以才迫于无奈说个谎言来瞒你而已,我也别无选择的呀!”看见眼前的妻子脸颊泛红,眼眶更是泛着凄凄的泪珠,一滴接一滴的沿着脸颊掉落至地,彷佛一副楚楚可怜的容貌。

这时候,我始终不能放下心中的酸涩感触,现在终于发觉了原来隔壁房的馨芬之前亲口告诉我的事情全部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转瞬又连想到自己的婚姻情况,心中顿时化为震怒。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会欺骗我这么久,跟你结婚至今,你还有什么事情是隐瞒着我的?你不妨一五一十直言说好了!”我嘴含恨声,眼神厉色地盯着她问。

馨妮始终没有作声回答我的问题,瞧见她一身赤裸裸的,灵魂之窗竟然变得失空,随即显露着一脸垂头沉思般的表情,我的心更加的慌急了,心底下一直认定了她一定背着我和她的旧情人死灰复燃,然而,下体的肉棒居然高傲地挺勃起来,简直是虎虎生威的气息!

“老公,你别再问我了,我说没有就代表没有,无论你再问我一千次、一万次也是没有。”话刚落,馨妮忽然抬起眸来,但是映入她眼帘的竟然是一根高高在勃的肉棒,一根几乎要爆裂而出的红肿龟头!

“我……我想……我要亲眼看到你们俩到底还有没有纠缠不清,他曾经有没有试过这样光溜溜抱紧你?”我使劲全身的力量才能将徘徊在心中的言语给颤说出来,然而,下体那根一晃一抖的肉棒猛然一胀,龟头尖端几乎要触碰到她平滑的小腹去了。

“你……你到底又发了什么神经?刚才你才向我问着威强的东西,你的下体却不自禁的硬了起来,你的脑袋是不是撞坏了呀?”募地,馨妮突然伸手轻轻地揉了一会,随即又瞥了瞥眼前底下的肉棒,微微摇着头不敢相信眼前的现象,喉头直嚷着说。

我心一沉,木然地掩着自己下体的肉棒,浑身镇定地回说:“我没有……这倒是我的自然反应。”我小小声地回答。

“对喔!我怎么忘了?”馨妮看着眼前男人一双窘迫的眼神,跟着就蹩扭地自嘲说:“要是你脑袋里没有真正幻想着某某人的话,你哪可能会像现在这样的亢奋?你果然是没药可救了!你走开!”说着,眼见她突然朝向我的身边,一手推开了我的身体之后,便从地面上捡起了那件之前套在身上的丝绸质睡衣,转瞬徒步地走回床边,然后跎着上床去了。

我全然楞住了,烦恼地注视着床上的背影,心里顿时倒翻了杂味齐全的五味瓶,一颗无助的心房都变慌去了。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