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谁与你做爱 第二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馨妮突然闭上眼睛,一时不知如何面对眼前这一个自己非常憎恨的男人。

“难道她睡着了吗?傻丫头,一身裸体也可以睡着。”我一面瞄着眼前的妻子,心里一面默默的想着说。

“阿妮!阿妮!”半晌,我终于站在床边叫了她一声,声音是万分温柔的。

正躺在我面前的娇妻,整个人一动不动的闭上眼睛,过了数十秒的时刻还是没有理睬我一句,于是我就将自己一具稍微长得有点肥胖的身体往床边一坐,床就低陷了下去,跟着,我顿时将一把手伸出来,按住了她的一双既白皙又丰满的乳房,并且轻轻的使用手指在她乳尖上触动着。

就在这时,馨妮感到自己的乳尖麻麻痒痒的,骤地,她愤怒地伸手,“啪”

地一下,把眼前一张憎恨入心的男人手掌狠狠地打开去!

“不要碰我!”我妻子尖声怒叫:“把你的这张臭手拿开!”

“阿……妮……”我悄声说:“你干吗发脾气呀?”

“不要你管!”

“你这样子算是什么意思?”我整个人愣了一刻,嘴边口颤颤的发出一句:“我……又在哪个地方得罪了你呀?”

眼见我妻子满脸怒气,耸然间把头转到床边的一旁去,整个人不再理睬我半句语言。

“我知道!”其实我自己心里也知道究竟是哪个原因让她变得如此的愤怒,良久,我终于放轻声音,悄悄说:“你生气,因为我一下子就完了,而且你还没有达到兴奋的端点,我说得对吗?”

这个时候,馨妮一听到这番说话竟然从自己老公的口中溜了出来,一时浑身的心火猛涨到极点,突然间将自己一具裸体的身躯转过身来,整个人显得沉不住气了,满脸通红的瞪着眼前这个枕边人。

“我也明白,我这样子的确有些为难了你。”我皱上眉头,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我俩的年龄有点差别,再加上我在大学的事务繁忙……”

“你这没有用的男人!统统都是借口!”只听到我妻子不给我把话给说完,顿时打断了我对她的解析,蓦地剧叫起来:“你本身就有问题!你根本没有用!

你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你算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呀?跟你相处了整两年的时间,但每次你一放进去就完事了!你做什么男人,做什么老公?你讨什么老婆啊?”

“阿妮……你……”我被她一脸剧烈的表情,反差的口吻吓得六神无主,一时带着羞惭的面色,轻声地说:“唉!难道你又以为我想这样的吗?在这些日子以来,我也在外面东奔西跑,不停去看过不少医生了,也想过不少办法了……打也打过针,吃也吃过药,只是……只是……”

“你没药可救了!”我妻子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动容的喊叫说:“我老实跟你说,夫妇之间,这件事不能协调,我们完了!就算你真的有本事可以让我尽享全世界的财富都不能填满我心中的遗憾!”

此时此刻,她刚刚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似乎要挤入我的耳膜里,这种残酷无情的感受顿时好像一把锋利的刀片直插入我一颗猛跳狂抖的心脏上,一瞬间就将我的自尊心给剁碎到无影无踪,让我羞耻到差点儿就想找个狗洞,然后将自己的头给埋入进去!

“你为何会变到这样子的呢?以前你一看到我穿上那些制服装束,下体还稍微有点生色,现在却……却变得残废一样!”我突然觉得我妻子越说就越离谱、越骂就越过态了。

霍然间,我低下了头看看自己两腿之间,半晌,我彷佛失去了任何的理智,一手狠狠地用拳头向自己的胯下一击!“哎!”我咬着牙,弯下腰,痛楚地叫:“你说得对!是我这个老公没用!”

“老公!你干吗要这样打自己的下体呀?你疯了!”说着,眼见我妻子一脸失色的看着我,不到一刻就向我面前扑来,哭哭啼啼的倒在我怀中。

“阿妮,我是爱你的。”我全身上下宛如一具被冰块冻结到失去了一丝感觉的肉身,脸部紧忍着下体的剧痛,脸白青冰似的说出一句:“我这辈子真的只爱你一个,请原谅我吧!”

“老公,你真的认为夫妇之间只有爱情就得了么?”我妻子一手指指自己的阴道:“这里有一个洞,洞里是空虚、是寂寞十分,原本是你的责任来填满它,来满足它的,怎知道你却这么不济事,下体不知何故一时硬了又变软回去,那你说我基本的需要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我一面近距离地聆听她的话,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标致的五官以及一张肌肤白嫩的瓜子脸,眼看到面前的这位娇妻彷佛越来越离我很远似的。

“老公,你可不可以对我坦白说一件事,我注意到每次你和我做爱的时候,你好像总是要幻想一些东西,其实在你脑海里出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此刻,我显然满脸通红,半晌作不了声。

“老公,你就对我说嘛!”她说:“你是不是幻想着别的女人呀?那些又性感既青春漂亮的女生们。”

“阿妮,你别胡说了,在我心里除了你以外,还会有谁可以和你相比呢?谁可以比你更漂亮?”

“你啊,甜语花言就第一名!既然你不是幻想其他的女人,那又会是什么东西呀?”

“啊!”她突然一手扭了我胸膛一下,咬牙切齿的叫嚷:“我就知道你是变态的!你……你竟然幻想男人来了呀!”

“神经病!你别开玩笑吧!你老公我是一个百分百正常的男人!以后你不要在我面前说我喜欢什么男人之类的,清楚了吗!”

“既不是幻想女人,又更不是男人,那么你头脑里究竟是想着什么!你快说嘛!”她的语气彷佛接近着急的阶段。

“其实也没什么……通常都是幻想着你。”我怀着一股犹豫的心态,低下头并支吾的回了她一声。

“你不说真话就算了!”她喝着说:“你再对我这样不济事的话,你可别怪我另找男朋友!”

“你敢?”我彷佛被她的狂言疯语吓得全身上下冒起鸡皮疙瘩一般,直跳起来,狂呼着:“你敢?你敢在外面找男朋友,我就要了你的命!”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吗?不是我不敢,而是我真的不想!现在我就要得到真正的感觉。”妻子满脸泪花的瞪着我,并伸出手往我垂头丧气的下体抓了一把。

我像被刺了一针,整个人变得心中有亏,顿时伸手紧紧捏着她的娇手,不过她却发狠的把我的手挥开:“不要碰我!你这个无能的丈夫!今晚我一个人睡客房!”说着,她愤怒的套上一件睡袍,转身就夺门而去。

“你走就走吧!你就懂得发大小姐脾气!我也不稀罕你这种妻子!”馨妮的耳边突然听到自己的老公在卧室内狂骂着她自己的不是。

奔出房门,馨妮急步从二楼直奔下去。豪华的客厅里,只有她自己的影子。

这是一栋无比豪华的别墅,不过她可以肯定她自己不是为了要享受这一切才答应做黄夫人的,因为她的的确确是用真心来爱上自己的老公,再加上她自小就被自己的母亲灌输了那些华人传统婚姻的概念,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算在一对夫妻相处之间难免也会有点吵闹的时刻,不过吵闹归吵闹,嘴巴一定不能随口说出“离婚”这两个字。

“你们又吵什么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馨妮的背后响了起来:“我在楼下房间里都听到你们在上面吵个不停!”

“妹妹!……”馨妮耸然回过头来,见到自己的妹妹馨芬同样披了一件蛮性感的睡袍,整个人从旁门走进客厅来。

在她自己的眼眸里,自己的妹妹地地道道是一位青春无瑕的小女子,虽然今年的年纪才踏入十八个年头,不过她竟然拥有一具丰满凹凸的丰姿,应该大的地方就大、应该小的地方就小,全身没有一寸肌肤是肥腻示人的。另外,再加上她一身174公分的身高,一双修长又美滑的美腿,高挺的鼻梁,一双又闪亮亮既圆大精灵的眼珠配在那张清秀十足的鹅蛋脸上,她简直就可以有资格当上下一站的名模了!

不过,自己妹妹唯一不好的缺点就是有时说话没怎么经过大脑分析,一下子就像似机关枪一样,应该说是属于那种有言直说、毫无任何秘密的小女子。

就在这时,她觉得自己内心里又不知怎地越看就越感到一股酸溜溜的感觉涌上她头顶,这种感受就好像一个女性突然看到另一个更具有漂亮资格的竞争者,而恐怕自己的高挑地位会不保。

天呀!这可是我自己唯一的妹妹罢了,我又怎么可能会对她有一种妒忌的念头呢?快清醒过来吧!陈馨妮,你不要这么小家了,自己妹妹长得青春漂亮,长得性感示人也是自己的光荣啊!

“姐姐,你这几天几夜都这样子跟姐夫吵闹,根本就没个了结!”馨芬刹时步上,对自己冷眼冷言:“姐夫可能公事繁忙,所以才导致身体生理不调,有时不抬头也是常事。”

“妹妹!你在说些什么呀?年纪小小就人小鬼大了,当初妈妈送你来我这儿暂住都是为了方便让你上大学罢了。你来的目的是为了上大学,而不是来偷听我和你姐夫的私生活点滴!”馨妮狠狠地瞪着自己妹妹:“还有,你姐夫并不是什么抬不起头,你千万别侮辱他!”

“嘻嘻!是吗?如果姐夫不是抬不起头,那直接说他阳痿就比较贴切了。”

馨芬轻轻的笑了一声,随即低声轻哼了一句。

这时候,馨妮全身彷佛怒火中烧,心中的怒火猛涨,一想到自己家里的丑事被亲生妹妹揭破了,一时感到没脸见人,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自己的亲妹妹。

“你……你再这样胡言乱语的话,信不信我立刻就蹒你出去?!”馨妮全身猛地一震,口颤颤的直瞪着她:“然后再登报纸不认你这个妹妹,更不给你零用钱,看你怎样继续过你那种豪华的学院日子!”

“啊……不要这样子嘛!我只是说说笑罢了,不是认真的。最多我现在跟你道个歉好了。对不起啦,我亲爱的好姐姐!”馨芬一想到自己一直过着的豪华日子很有可能即将化为乌有,心里一抖,顿时转着口吻,对自己的姐姐撒起娇来:“对了姐姐,我这个月的花费用大了,你让我用的那些信用卡又不能用了,所以我想要先拿下个月的零用钱,不知道可以吗?”

“什么?!今天才十五号罢了,你竟然在半个月里面花完你全部的零用钱?

而且还说我给你用的信用卡不能再使用了?天呀!那里整整有十多万呀!”馨妮双手紧握着自己的睡袍,整个人彷佛听得傻了眼似的,颤栗在原地半晌,便大声喊喝了出来。

“都是那些名牌包包、高尚衣服惹的祸啦!每次不到一个月就推出一些新系列、新款式,每次让人家逛街看到都搞到心里痒痒的,一时不能把持那种诱惑就统统买下来了。唉!有时我回想起,做女人真的是很难呀!真是一个好艰难的学问,不然你刚才也不会这样子对待姐夫啦!”馨芬一说到那些战利品,便淡淡一笑,满口开始变得头头是道似的,彷佛充满着一百万个理由来说服自己的姐姐。

“噢!你……这个叛逆的妹妹……”馨妮一听到自己妹妹说出这些难听的话后,突然睁大眼睛,一脸惊惶的站在原处。

“你的心事,做妹妹的会不知道?”压低声音,一根手指直指下体,馨芬喃喃地说:“你这个地方,又没门锁锁住的,自己老公没法子进去,世界上有的是男人!有的是能进去满足你的男人!”

“你真的说过火了!”馨妮吃惊万分,她自己想都没想到,自己妹妹竟会跟她说出这种话来,毕竟她自己比眼前这个小女子还要大五年,更何况已贵为一名人妻了。

“你现在就等于守生寡,不过我可有一个好法子,你以后就不要再跟姐夫吵闹了,我自有主张。”馨芬面上一阵阴笑:“你既可以留住姐夫的心扉,又可以再次寻找人生的新希望,何乐不为?”

“什么?”

“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家的司机威强么?你可以考虑考虑他一下。”压着嗓子,馨芬一头近距离地扑到馨妮的耳边问。

忽然间,馨妮整个人冷然了一下,额头上不知怎地开始冒出一滴滴的汗珠,两个眼珠宛如乒乓球般的大小,全身震惊的呆在原地,一时变得口哑眼瞪一样。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