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生涯 第十八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有人开始挟着女伴上搂,有一对男女溜到了外面晒月亮。一男子在沙发上向郑明展示着变扑克牌的绝枝,引来了其他的几人。冬子和玫也围在其中,男子把手向空中一挥,扑克牌不见了,他拿眼把跟前的几个女人搜索了一遍,说:“那张牌就在你们几人身上。”

那些女的一阵乍呼,有的用手护住了敞开着的领口,有的赶紧地掩紧了裙裾。男子装模作样的掀掀那个的裙子,拽拽那个的胸口,最后从郑明的乳罩那儿抽出了牌。

“这就奇了,你们俩不会早就合伙好了吧。”

冬子的手随着话语抚摸着玫的大腿,玫赶忙拢紧膝盖。那男的对着当中的一女人,说要把她身上的衣服变没了,就在信与不信之中,他们拉扯着不见了。还有人声嘶力竭地对着话筒狂叫,客厅上的长桌上食物一片狼籍,每个人的眼睛像黄了的鸡蛋一样焕散开去了,人群渐渐地散开,都没闲着,各玩各的。冬子的手依然没完没了,玫扭摆着腰并且两腿互相交换着姿势,用尽穷力想要拒绝这不安份的手,而冬子的手穷追不放像摔跤选手般俩人缠斗一阵子,随着拒绝的力量消耗殆尽,冬子的指尖已摸到了她大腿的皮肤。“这样就好……”此时冬子的手指正在惬意地抚弄着她温润的肌肤。

偷眼望了一下郑明,她自顾埋在椅子上,手把着酒杯望着窗外夜景,自顾闲庭若定一幅安详画面。但仔细再看冬子和玫,女人裙子的前摆被分开,而男人的手正伸在薄如蝉翼下的裙子下清晰可见。玫像是早已知道她的手有什么企图,以及在寻求什么,也知道在此时此刻让郑明发现了终究是不能原谅的事,但仍然默允冬子那有些怯意却又拼命想要深入的动作。

冬子似乎早就察觉到她的宽宏大量,便更加大了手指游走的范围,来来往往地游走于被放行的空间里,脸上却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这绝对是他的高明之处,巧妙的陷阱,玫明知不该上当,但肉体确实渐渐温润起来。她的腰不安地扭动,一根粉红的舌头探了出来,舔弄着干躁了的嘴唇,这时的她肉体已经从心灵游离而出,开始独自起步前行。

在一簇巴西铁树的翠绿中,我远远地站在沙发的后面,郑明斜着眼角朝我看来,她的目光很微妙,带有很强的侵略性。我张着眼睛茫然地向她做了个飞吻,对她投过来的含情脉脉眼光报以热情的回应,她高兴地晃动着脑袋,心中激荡着一股快乐的情欲,这情绪麻痹了我了大脑的知觉,夺去了我所有的智力。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看起人也是眼角朝上,眼里只有冬子一人。她太自高自大了,以为我们只能臣属于她,只配是她的点缀、她的附庸。所以连她称呼我们时,都不自觉地流露出骄傲狂妄来。

在碎金闪烁有灯光和熏暖的空气下,氤氲的音乐气味中喝酒,她朝我走来,细细地打量着我身上的衣服,微笑说:“这套衣服挺适合你。”

“你也是。”

我说,不是奉承她,黑色的礼晚在昏黄的灯下,使暴露出来的白色更加显眼。她做了个旋转,并将肩头的带子滑落到了手臂。

“真的吗?”

说话的声音有种奇怪的童音,举手投足间更加放荡妖娆。

在上楼的梯子她停住了脚步,把个身子依倚在雕花栏杆上,她大声地笑了起来说:“我想再喝一口酒。”

我把手中的杯子递到她脸前,她没要酒,却拽住我的领带将我扯下,因为激动她的眼睛水色涟滟,她的嘴唇微微开启,紧闭着双眼等待着我的接吻,但我没有吻她的嘴唇,只是轻吻在她的额头上。

看得出她好像激动起来了,全身发出一阵充满快感的战栗,她喘息着将我的一头干燥的头发揉乱,让自己的耻骨试擦着他的大腿。突然她高叫了一声:“不行,再吻得热烈些。”

她踮起脚尖把开启的嘴唇迎凑了上去。开始,我只是轻吻着,接着仿佛控制不了自己高涨的情绪,我的左手用力抓住她的头发,右手抚摸她的屁股,紧搂着她热烈地亲吻起来。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她兴奋地发出轻微的叫声,整个身子好像发软般地瘫在他的怀里。

我们在楼梯的折弯处热烈亲密地接吻,她的嘴唇潮湿温暖像晨间花蕊,肉体不安地扭动着,我们俩人的身子像两棵树一样叠戏到了一起。

我的一只手从领口探进了她的胸部,另一只手滑到了她的大腿。

我们就这样挪动脚步上了二楼,到了走廊里的一间房屋门口停了下来,几乎不改变姿势,只是双方的腰在扭动而已。我用肩膀把门撞开,里面漆黑一片,“喂,你还不把衣服去掉。”

她说这话的时候,星眸勾魂地乜斜着我。说完,她双臂一展,搂住了我的脖子,随之身子一纵,将双腿盘在了我的腰标,就好比一只懒猴。将自己攀悬在一棵树上似的。我顺从唯恐不及地将双手互扣在她那浑圆的屁股下,毫不费力地,稳稳地托住抱起了她。

她竟迫不及待地,尽量俯下脸主动吻,两张嘴凑到了一块,她的嘴就将他的嘴吻牢了,还伸长着柔软的舌头吐入我的口里,而我也情不自禁地嘬住了她的舌尖,和她吻得如痴如醉。

她的身子攀在我的身上扭来扭去,每一扭动,那两只极其丰盈的乳房也跟着抖动不止。慢慢地习惯了房间的黑暗,我朝着床的位置将她抱放到了上面,我很是优雅地解脱她裙子上的肩带,甚至在脱去她内裤时也显得训练有素。我细眯着眼自上而下地注视着她,她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是充满期待充满了淫荡。

她的身子彻底地裸现了出来,而且夸张地弱呻娇吟不止,如同受着一种情愿受但是又没有足够的能力忍受的刑罚。我的身子压覆了下去,她的两条胳膊将我的脖子搂得更紧,高跷起她的双腿,焦躁地渴求地对我那坚挺勃起的东西进行主动的奉迎,如同主动打开一扇门以诚恐诚惶的姿态殷殷地奉迎一位不速之客的长驱直入。

很容易就插进了她早就濡湿了的里面,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这种温润,我的那东西一戳到底,并在里面停留,几乎快要被由于她的柔软包里所带来的奇妙感觉所融化掉。就这样静止着一动不动,她仿佛难以忍受般扭动着上身。“喂……”

我明白这是她焦渴、难耐的表露,但是却仍然不为所动。只轻轻地挪动臀部,我一边继续用这种轻柔的触动加深她的快感,一边等待着她发出哀求的呼唤。

“讨厌啦……”

我的意图很快让她察觉到,她娇嗔地叫唤。

“快点啊……”

此时她的情欲之火仿佛已经到消费沸腾起来,燃烧到了顶点,再继续下去要不了一分钟她就会自动升华到极致了。就在她即将到达忍耐极限的时候,她终于提出了诉求。这听起来既像是哀求,又像是撒娇,而且又像是哭泣。

察觉到这种变化后,我更加用力地狂抽滥插,好像浑身有劲儿都集中在小腹,把一根东西舞弄得上下翻飞左右逢源。

“喂……”

她一边哀求着,一边欲将身体翻腾过来。我非常清楚她的感觉,这正是她现在处于来自于身体积蓄已久的欲火,在体内沸腾欲出的感觉当中,她不断挣扎、焦渴万分、痛苦欲绝的表现。我将抽送的速度减缓了下来,我现在要等待的是她哀求的语言。面对一向高高在上、飞扬跋扈的这个女人,我需要她由衷地恳求说“我求你了”只要有这一句话,我就会答应她的,把她送上情欲的高峰中去,让她领略男欢女爱欲仙欲死的快乐,兴高采烈地将自己深入到她热情燃烧着的身体里去。

“求你了……”

看样子她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但我仍然面对她残酷地发问。

“你想要什么?”

“我想吃了你。”

她说完,挣开了我的搂抱,身子如兽般灵敏地腾起,把我翻压在身下。虽然此刻竭尽全力吊女人胃口的我处于优势,可是一旦让她到了上面,那么从那时开始我就已成为这个情欲勃发女人的牺牲品,只能任由其巧取豪夺。一直忍受着折磨的她躯体早已像火球般燃烧着,圆润的肩膀以及高高隆起的乳房都渗出细密的汗珠,而那一处的森林深处更像有泉水滋润一般。

当她的身子跨坐到我的上面,纤细的手掌把握着那根让她备受耻辱的东西,她把臀部晃荡着,确定了准确的位置后,猛地挺腰一沉,将那东西慢吞吞地犹犹豫豫地吞纳入其中。

她骑在我的上面,并且自己掌握着性欢乐的方向,她仿佛像是要报复刚才我对她的消极怠慢,拚命一般地狠压磨荡,嘴里放肆地呻吟着,剧烈地扭动着腰身,头发乱舞地到达了高潮。有人推开了门,而她还没完没了地蹿动着。她向推开门的那对男女做出了禁声的手势,镇定自如地继续还没完了的快乐。门外的脚步声远去了,她一边继续着着磨荡,一边从床头的柜子上取出香烟和火,她高高地仰起脑袋朝天花板上吐出烟雾。

隔壁的房间有女人歇斯底里地尖叫声,如夜晚屋顶上的猫头鹰。

被女人赤裸的身子、欢愉的姿态逗引着,我拼命忍耐着快要崩溃的身体,继续跟她缠斗,她嘴上说着“不行了”而实际上却一次又一次攀上巅峰,她的激烈反应让我感到恐惧,在她一阵穷追猛打后我终于鸣金收兵,女人才终于筋疲力竭地瘫在床上。随着快乐的余韵犹存,她的身体仍不时微微震颤,似乎在贪享欢爱之后的余味。

我们赤身裸体地搂抱在一起,都为刚才的疯狂喘息着休歇,突然她突发奇想,把我拽了起来,然后也不顾浑身赤裸,只随意地拿住一件衬衫掩在胸前,拉着我从房间里出来,一边在走廊里的其它房间搜寻,肆意地推开房门,有人在浴缸里做爱,还有的在就在地毯上互相抚摸缠绵,空气里飘来飘去的都是男女的体味和充满情欲的腥味,还有烟酒汗味,足以呛死这里飞着的蚊子。

在一间房子里搜寻到了冬子和玫,玫雪白的大腿像条大蛇缠在冬子的身上,冬子侧躺在她的一旁,埋头低首地用舌头包里着她的乳头,赤裸的下体紧密地贴合着,放在她下面花蕾上的手指也开始像刷子一样轻轻移动起来。我定定地看了一会,俩俱精赤的身子极其淫秽,玫肆无忌惮地消遣着冬子,她扭着纤细的腰换了一个姿势,让冬子继续吮吸着她的另一只乳房,过着玩乐一个自己感兴趣的男人瘾,好比某些小女孩通过摆布小动物体现她们对它的强烈的兴趣。一转眼看到了我们俩人,对我做了个飞吻,示意我想的话可以加入。

我跟郑明的不期而至,并没有影响他们俩人的兴致,反而更加激发起他们心里深处的某种猥琐非份的想法。虽然说不上变态,但在正常之中这些轻微的禁忌,让他们反而就得更加淫荡。我不置可否,但注意到了郑明,她的脸上掠过一丝兴奋的酡红,好像对某些异常的行为开始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玫已不甘那种慢吞吞柔弱的抽送,她翻身腾起就在冬子的上面,就像风高浪急的大河上的一小舟,颠簸不已。那张得很开的两股以及当中的那一处,毛茸茸地沾满水珠,吞锁急骤之间双瓣乱翻,下边的冬子却又把身体往上一耸,双手把在她的肥臀中朝下一拽,接二连三地就这样捧起套落。她就呀的一声,欢叫迭迭,双手乱舞,没会儿,两个身子已是大汗淋漓,真的神魂飘荡。

郑明很主动地爬上床,就在他们的身体旁边横躺着,那张床足够大,她从后面搂着汗湿的冬子身体,然后就急忙地用嘴在他的肩膀后面啃咬着,我感觉到她的性趣似乎又进一步强烈了起来,以前我都认为在性爱方面,男人都有绝对的统治能力,每当看到一个个女人在我的调弄下淫叫吟吟、娇躺翻滚,那时的心里总有些沾沾自喜的成就感、满足感。但刚刚经历了一番风雨的郑明,此刻马上又重燃起欲火,我不禁为女人那多彩多姿的丰饶变化而感动,甚而惊艳,在她的身上有一股疯狂的、甚至邪恶的力量,我为她那种激烈反应微觉不安,甚至有些害怕。

冬子似乎也有同样不安的感觉,床上横陈的肉体,他们一刚一柔两个肉体互相吸附难舍难分已告一段落,玫快感的夸张的呻吟,冬子粗重的火车头排气似的喘气,也暂时消停了下去,胸口沾着湿漉漉的汗珠,连手上胳膊上也濡湿的他从玫下体脱开,继而蜷缩着身子,将脸埋在仰躺着的郑明小腹处。

看得我目瞪口呆,他的舌尖顺着她的小腹一直往下,舔向了高蓬蓬的肉缝中,还有一根手指拨弄着几根嫩毫,这时的郑明已经娇羞无力,只有半边屁股挨着床垫,郑明嘴上对冬子的癫狂表示拒绝,还是仰着个身子努力张开大腿,肉体却明明摆出了挑逗的姿态,尽量地将她的那一处去迎凑他的舌头。同时一只手缓缓地垂下,顺势放在他的头上,充满温爱地抚摸着,由头渐渐抚摸至他的脸颊。冬子受到了她的抚摸,自然领会到了那一种惬意的表示,也是一种怂恿的表示,于是,他更加卖力地在她的那一处地方舔弄、吮咂。

玫也不甘寂寞,她从床上跳下来,就急着往我的跟前来,刚刚的疯狂之后看不出她有一点丝毫的疲惫,她的一双手如雪崩般地在我的身上滑动。

“好光滑。”

她轻摸我那湿润的肌肤感叹着。如同双腿被剔去了骨头,她的身子慢慢地滑落下去,屈膝跪在我的跟前,手中把弄着那根开始发硬挺拔起来了的东西,同时,用脸在那一处依偎着,厮磨软玉温香的感觉让我魂飞魄散,我的心灵颤抖了。

我也为了方便她,将身体慢慢地往后面的沙发上退,最后跌坐到了沙发上,她用双膝跪行在地毯上,跟住我一步步挪动,我在沙发张开了双腿,把她的身子夹放进了中间。她的脑袋拱在我的肚子上,得寸进尺似的,无所忌惮地渐渐吻向下去。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